十年

有梗就写没梗就咸鱼|°з°|

【周黄】今天的周泽楷泡到黄少天了吗

ooc沙雕预警



周泽楷拿出袋子里的衣服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确定不是知情人都认不出来这是件从国外某家高档私人定制工作室连夜制作出来的衣服后,他又照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仪表。

待会,他就要去警察局和自己心爱的人表白。


他的心上人是个警察 。

他们相遇在昨天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昨晚上,刚海归回来还没一天的轮回企业大少爷就被人突然堵在了街头。

俗话说,双方对峙必有一方投降。

那会周泽楷眨眨眼,思考了片刻,他看了看对方故作凶神恶煞的脸,脸上挂着一丝不好意思的害羞,正要摸出藏在腰后的荒火碎霜崩了对方。

他的心上人,突然从天而降。


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合来娶我。

周泽楷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这部年代久远的电影经典台词。

那刻他好像懂了紫霞仙子的心情。


我的心上人是个笑起来有一颗虎牙的可爱少年,那一晚他手执一把锋利长剑,脚踩aj,从墙头翻下,在万众瞩目的场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来为我挡住敌人。


周泽楷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仿佛空气里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

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

他觉得他应该是得了那个世人所说的一见钟情病。

这病治不好。

他也不想治。


后来,双方对峙其实就是个误会,原来人家认错了人,要拦的根本不是周泽楷。


在唯一一个警察,周泽楷心上人的见证下。

双方最后握手言和。

毕竟本来就是误会。


你好,我好,大家好。


“小周,好了吗?差不多该出发了,杜明打听到黄警官今天只上半天班,下午就不在警局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江波涛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走过来。

“!!!”周泽楷从昨天的美好回忆中醒过来,赶紧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又整了整仪表后,他拎起那袋子,说:“走吧”

想到待会就要和他的心上人在那么严肃的场合表白心意,他突然有点紧张。


“周泽楷你确定昨晚黑灯瞎火的你那个心上人记住你了吗?等会要进了局子人家说不认识你那就尴尬了”坐在车里,孙翔对着后视镜臭美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想到孙翔说的这个可能性,周泽楷下意识的捏紧袋子。

听孙翔这么一说,好像,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怎么办?

“小周你别听小翔说的,做警察这行的记性肯定得好,待会见了人黄警官,你表明心意就行,别的有我们帮你啊”江波涛笑着安慰。

他想,这才过了一个晚上的功夫,记性再不好的人都不会不记得这种事,毕竟当时他们都打算抄家伙和对方火拼了,虽然最后没实现。

这么严重的事都能忘记,这人心该有多大?

“嗯!”被安慰的周泽楷露出一个轻松笑容,乖巧的点点头。


不过,江波涛皱眉,那黄警官当时应该没有看到小周打算拔枪崩人的动作吧?

不然这印象分可就麻烦了。

他和方明华制定的可是周泽楷是小白兔温润无害的方案啊,至于不是兔子而是大尾巴狼什么的事实,等娶回家了再说。

当时候人都娶到手了,怕什么。


轮回企业,一个正经的不能在正经的走国际贸易公司。

上至老板下至员工,却每天都在做着如何才能叛逆一下,实现一次当一个黑色社会人的梦。


蓝雨警局。

“臭小子,有人找你”魏琛拎着早上来不及吃完的早餐,敲了敲黄少天办公室大开的门,也不等黄少天回应趿着一双塑料拖鞋“啪嗒啪嗒”的往休息室走,一点也没有作为一个警局老大该有的样子。

“谁啊谁啊谁啊?”黄少天扒拉着门口对着魏琛的背影问道。

“穿的人模人样,长的挺不错的三个男人,当然比起老夫年轻的时候还差一点。我说,该不会是你惹来的什么桃花债吧?”魏琛回头冲着黄少天挤眉弄眼,完了他嘿嘿一笑,摆手大气的说:“那你这小鬼可得替人家负责啊!”

闻声出来的蓝雨队长站在走廊微微颔首,心领神会。

黄少天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考虑了下这两人好像都不是自己想去招惹的,气呼呼的把一个“滚”字给生生咽了回去。

他怒道:“魏老大你这是污蔑!”

魏琛没理,哼着小曲儿悠然的进了休息室。

喻文州接过话:“少天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去去去,肯定去!不去我怎么能证明魏老大这是在败坏我的名声。你们现在这种把有找人的行为都误解成感情方面的问题是怎么回事啊,就不许我朋友找了啊?”黄少天非常不解。


至于魏老大说的什么桃花债。

他应该,没有招惹到吧?

心里总感觉毛毛的。


“这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看着袋子里的衣服有些懵。

“送你的,谢礼”周泽楷看着黄少天近距离的脸,脸上一热,赶紧盯着地毯上的花纹轻声说道。

“小周的意思是,昨晚上谢谢你帮我们解围,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毕竟对方来势汹汹”江波涛看黄少天还记得周泽楷,顿时感觉前途一片大好。

孙翔坐在沙发上撇撇嘴。

如果不是昨晚这个什么黄警官来了,昨天他都能打架了。

打架了啊。

知道什么叫打架吗?就那种,漫画里演的那样热血沸腾的画面啊。

没了。

什么都没了。


黄少天一脸正气的推脱:“那是我们警察应该做的,你叫周泽楷是吧?谢谢你啊,这心意我领了,但礼我就不收了你们拿回去吧”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不收他的定情信物,有点急,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求救似的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秒懂,他给了周泽楷一个“你放心”的眼神,上前一步:“黄少,刚才我听你同事称呼你黄少,也不介意我这样喊吧?你听我说,昨晚真的没有你的话,我们几个可能就会对方的武器弄伤,轻点的进医院,再严重了,可能我们的命都没了,我们几个的命是你救的这样说都不过分。这衣服你就收下吧,毕竟我们欠你这么大的一个人情,你要不收,我们也难受啊”话里的情真意切让外人听了都感动。

不过黄少天要晚到一会,他们估计已经抄家伙和对方干起来了,到时候会进医院的还不一定是谁。

反正不会是他们。


“某宝不贵,好看”周泽楷在一旁又点点头补充,挂着一个乖巧的笑容,一双湿润的眼睛紧盯着黄少天。

深怕他不收他的第一件定情信物。

第一件礼物很重要,不收,他以后怎么继续送呀?


孙翔翻了个白眼。

凌晨就让底下人开着私人飞机过去等着拿国外那件连夜赶制出来的高级手工货,就这样被周泽楷说成了某宝买一件送一件的便宜玩意儿?

太过分了啊。


他站起身。

“不想收是不是因为你看不起我们买的这个…某宝货啊!”差点说漏嘴的孙翔连忙改口。

黄少天闻言有点哭笑不得。

他说:“不是这样。我还是那句话啊,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们,但衣服我真的不要,不是因为什么某宝的看不上,就算是外国手工定制的我也不能要,这是我作为一个警察的职业操守懂吗?下次你们在遇到这种事,我也还是会出手帮忙的,别人也一样,谢谢了啊”

可是我不想你出手,我想打架,孙翔想。

“少……”周泽楷急了。

“黄少,你就……”江波涛见周泽楷急的,才刚开口又被一旁的孙翔抢了话。

他很直接:“你要不收那我们以后也不来了,咱们就当不认识”

“!!!”周泽楷的心颤了颤,他瞪大了双眼仿佛受尽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江波涛面上不动深色,内心却也冷汗狂流。

翔翔啊!

黄少天被逗笑了:“那就别来了呗,要老是来警察局的话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看你们喃。不知情的以为你们几个老是犯错被请来喝茶,对你们形象也不好,不是警员这地方能不来就不来最好啦,我也不希望你们经常来,而且我和你们也并不是特别熟,当做不认识也没事的啦”

“……”饶是江波涛口才再好也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方明华和老婆聊完微信,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周泽楷他们快回来了。

正打算起身离开办公室出去看看,江波涛便带着周泽楷进来了。

“情况怎么样,东西送出去了?”方明华见周泽楷两手空空问道。

好像很顺利啊,他想。

江波涛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示意方明华坐下说。

方明华好奇。

“这是怎么了?”他问。

“小周的那个心上人啊……”江波涛喝了口茶。

“怎么了?”方明华看向周泽楷,对方却在神游。

平常的好茶这刻都感觉没什么味道,江波涛想到刚才的事一脸痛心疾首:“性格有点直啊……这不好办喃”

方明华:“啊?那衣服送出去了吗?”

“送出去了,不过”江波涛一副不堪回首的样子让方明华更加好奇了,他突然有点后悔怎么刚才不是他跟着一起过去,而是让孙翔去。

说到孙翔。

方明华突然秒懂,他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是不是被小翔搞砸啦?不是,那你刚才说东西送出去了啊?那应该很顺利的啊。究竟发生什么了,人黄警官最后怎么又收了啊?”


方明华喝了口茶压压惊。

他看着江波涛总结:“所以说,如果以后想让小周成功把黄警官娶回家,我们得改变策略?不,要加策略。除了讨好黄警官外,我们也还得让小周去刷喻队和魏局长的好感。毕竟能让黄警官成功收下衣服就是因为喻队和魏局长的劝说,不然……”

想起江波涛刚才和他转述的孙翔对着黄警官的那番话。

方明华的心颤了颤。

完球了哦,这孩子怎么回事呀,脑子瓦特啦?

以后都不来了,就当不认识。

我的天呐。


“目前就是这样,待会开个会,和杜明他们也说一下,还有下次去见黄少千万别让小翔在现场了”江波涛起身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小周啊,今天至少我们把衣服送出去了,虽然过程……算了不提了,但从结果来看也算是一种成功,待会开会我和明华会再帮你制定计划的,你别急,我们,要任重而道远啊…”

方明华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怕小周心上人有着怎么样的直男思想,就怕有个猪队友。

可猪队友没了,还怕没前途?

加油啊,小周。

你行的。


周泽楷:QAQ


tbc


评论(12)
热度(116)

© 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