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有梗就写没梗就咸鱼|°з°|

【周黄】秋游

带仔仔玩 上次是小周一人带娃这次两人一起带

庆祝自己大逃猜中奖的贺文 周黄中奖=周黄得子


01

 

微风渐起,衣薄人冷已然是秋。

 

远处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最后在一片空地停驻,一阵声响车门打开,下来三三两两的人群,周泽楷端然坐在座位上等到最后人群散尽,而后才慢慢起身一手推着婴儿推车一手牵着黄少天从车里下来。

 

黄少天捂嘴打了个哈欠,往常精神奕奕的一双眼睛都失去了光彩。

 

他低头看了眼乖乖躺在婴儿推车里的罪魁祸首——他和周泽楷6个月大的儿子。

 

昨晚上小崽子可能是到了陌生地方睡不习惯,黄少天和周泽楷两人哄了好久才睡着。哪想睡得晚早上又很早的醒了,不过他听话,没哭也没闹,只是眨巴着一双大圆眼转头看了下酒店房间的陈设,又转头看了眼还抱在一起熟睡的爸妈。两条胖短腿朝前一蹬,发现被子踢不掉,便安静的盯着吊顶断断续续的发出“咿呀呀啊”的声音开始自言自语,最后把还在梦周公的两人硬生生的给吵醒了。

 

一点也不乖,简直烦的不行。

 

躺在婴儿推车里安静看天空的小崽子见他妈突然眼神不善的出现在视线里,那张神似周泽楷的小脸一脸懵懂的和黄少天对视着,而后,大圆眼眨巴眨巴露出一个甜甜的无辜笑容:“啊”

 

靠。

 

气势瞬间被灭的黄少天眼神复杂的伸手挠了挠胖崽子的双下巴,周泽楷站一旁抿嘴笑了笑,眼神缱绻。

 

他上前捋了捋黄少天的头发,而后搂过黄少天的腰在他脸上又亲了口,看着车里的胖崽子对着怀里的人安抚道:“自己生的呢”

 

黄少天:“……”

 

02

 

周围由公交车带上来的行人开始逐渐增多。

 

太阳一路高升,光线渐渐开始变的刺眼。来回的公交载来一批又一批的游客,也带走一批又一批的行人,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便是一个轮回。

 

周泽楷和黄少天这次的目的地是一座隋朝年代建造,已经拥有1600年历史的寺庙。

 

这里私家车不让上来,只能停在山下的停车场,再到游客大堂买票坐公交,公交车也只带人到一个地点停下,剩下的路还得靠自己一步一步走过去。

 

黄少天朝四周看了一圈,公交车把他们放下的地方挺像个小市集,周边不是卖吃喝的就是卖香烛的。

 

大概慕名而来的游客多,虔诚的香客更多。

 

黄少天扯了扯周泽楷的手:“哎你看前面,隔壁都是卖香烛的这家店居然开了家奶茶店,这老板可真有想法。不看见还行,看见我也想喝了,周泽楷你要不要,要我就去买”

 

周泽楷:“你喜欢就买呀”

 

黄少天:“那你看着点儿子,我去去就回啊”

 

周泽楷点点头,嗯了一声,看黄少天走远了,便低头逗逗躺在车里的周姓胖团子。

 

四肢摊开已经无聊躺出双下巴的胖团子看见爸爸很是开心,咧嘴就对着周泽楷笑,周泽楷也笑,学黄少天伸手去挠了挠胖团子的双下巴。

 

手感相当好。

 

拥有相当好手感的胖团子发出糯糯的回应:“啊”啊完开始咯咯的笑。

 

黄少天提溜着两杯奶茶回来看见父子两对笑的场景,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容。他拿出奶茶递了一杯给周泽楷,剩下一杯留给自己,吸管才插进去,还没来得及喝,周泽楷就着他的手把他的奶给喝走了,顺便还带走了几颗珍珠。黄少天看着明显少了小半的奶茶,睨他一眼,作出痛心疾首的表情:“不是已经给你一杯了吗,自己的不喝还一定要来抢我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说完自己也喝了一口,话是这么说眼里却带笑,其实喜欢的不得了。

 

周泽楷咽下嘴里的珍珠又黏糊糊的凑了上来:“我的也给你喝”

 

奶茶一起喝更甜蜜哦。

 

心满意足的咽下从周泽楷嘴里抢来的最后一颗珍珠,这珍珠奶茶甜的黄少天心有点痒。他想,周泽楷这家伙什么时候学坏的,居然大庭广众下就和他搞夫妻qing趣。

 

“呜,哇啊啊啊”可惜心痒了还没多久,就凉了下去。

 

黄少天举着刚插进管子的第二杯奶茶一脸懵:“儿子你怎么了?”

 

周泽楷从黄少天用嘴抢走他嘴里珍珠的甜蜜氛围里清醒过来,他把胖团子从车里抱出来,抹去那流的稀里哗啦的泪水又哄了哄。黄少天看着胖崽子哭的抽抽巴巴却还盯着自己,突然有点心疼,张开手想把儿子从周泽楷的怀里抱过来,突然想到了什么手一僵。

 

靠!这坏胖子哪里是要抱,分明是想要他手里的奶茶!

 

03

 

两人寻了个座等胖仔吃完奶粉。

 

黄少天举着杯子里仅剩的最后一口奶茶递给周泽楷问他要不要,对方摇摇头。

 

他拿回杯子直接喝完扔进垃圾桶,又居高临下的看着喝奶喝的欢乐,脸上一滴眼泪水也没有了的胖崽子,道:“你说这小家伙这么小就馋嘴,现在不会吃还好还能用奶粉糊弄,以后长牙了怎么办,还这么能吃,早上才喝完一瓶奶,这才过了多久,现在这瓶也快见底了啊”

 

周泽楷举着奶瓶看着怀里的胖崽子歪歪头,认真想了想,说:“能吃是福”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知道无法指望孩子他爸给个满意的答案了,黄少天又对着胖仔说:“儿子,要是饱了就别喝了,听到没有?吃太胖要被杀掉的,呸,翻不了身的,别人家的宝宝6个月都学会翻身了,你就不会,估计就是你太胖的缘故啊别喝了别喝了”

 

“咦唔唔”胖仔不理妈妈继续喝。

 

周泽楷闻言看了下那小肥脸,白白胖胖的,好像是比同月大的小孩胖了一圈,带出去公园玩还有阿姨以为7.8个月大。

 

“……”周泽楷纠结的看了看奶瓶,太胖确实挺严重,会对健康不好。但现在突然拿掉奶瓶又觉得对胖仔太残忍,纠结了好一会他轻咳一声:“下次减?吃饱了才有动力减肥呀”

 

黄少天满脸冷漠的哦了一声:“你就惯着吧,反正胖的不是我”

 

周泽楷:“你不胖啊”

 

黄少天:“我本来就不胖!”

 

吃饱喝足的胖仔打了个嗝,顶着一张发胖版周泽楷的脸也来凑热闹:“啊啊”

 

黄少天见状笑骂:“蠢货”完了又开始忧心忡忡:“你说咱儿子看起来这么傻白甜还很能吃,以后找不到媳妇怎么办?”

 

周泽楷:“?”

 

刚才不是还在说胖不胖的事吗怎么突然又扯上能不能找到媳妇了?

 

“还小,不急”他拉着黄少天的手让他一同坐下。

 

翻身都还没学会呢。

 

“现在看着是小,但是小孩长的很快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下子长大了。我担心他长大后也变成个很能吃的胖子怎么办,他现在就好会吃啊”黄少天侧身盯着胖仔的那两层双下巴:“哎哟,其实胖怎么了,我儿子遗传了他爸的好相貌,就算是个胖子也是个颜值高的胖子,就冲这脸肯定也不愁人嫁,周泽楷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嗯”听得云里雾里的周泽楷好脾气的应着。

 

没生孩子前的黄少天头脑冷静精明,不然也不会有妖刀这个称号。可惜生娃后就明显变了,思维一下跳上跳下的也就卢瀚文跟得到,可能这就是一孕傻三年吧。

 

跟不上黄少天此刻思维的周泽楷想:自己媳妇,得宠着,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

 

04

 

走到寺庙的那条路是平坦路。

 

道路两旁尽是树木,郁郁翠翠,在往前,路开始变成了石子路,慢慢的苍翠里开始夹杂起一抹橘黄。入目可见的苔藓沿着橘黄古建筑的墙角石块一路漫开,直至消失在那枝叶遮蔽的密林深处,瓦檐也沾染厚重的青苔,还夹杂着生命顽强的野草,生生不息。墙面一片斑驳,破损的并不严重但也显得陈旧不堪,可能原先也不是这个颜色,只是经历了1000多年,最后褪变成了这样。

 

越往里走,阳光也开始慢慢隐去,视野里只剩仿佛浑然天成的青灰橘三色,一股沧桑扑面而来,又因为游客众多,多了一丝人间烟火,不是那么清冷。

 

矗立千年的古寺就在前方。

 

黄少天把小胖子从车里抱出来,人有点多,还是抱在怀里安心。就是重了点,抱久了手有点酸。

 

他们走过那座有名的石桥,寻了个地方歇会,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香客,还有穿着青灰色禅衣的出家和尚。

 

黄少天把胖子换给周泽楷抱,他甩了甩手,这一早上就能喝完两瓶奶的胖子果然重。

 

“咦”静坐了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孕傻三年思维变奇怪的黄少天一拍手笑起来,他说:“我们要不给儿子换个名字吧,直接叫肥崽好了,周肥崽,嗯挺符合他现在这身肉的”眼里还带着微亮的光。

 

被吓到的周泽楷:“……”

 

黄少天站起来拿手上下比划了下周肥崽的身段。

 

“少天”周泽楷听着黄少天这不着调的话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难受,“儿子长大会恨我们的”完了他又补充一句:“我们养儿子,不养仇人呀”

 

周肥崽什么的,多难听呀。

 

“又不是真的改,这你都当真,傻不傻呀”说人傻的黄少天重新坐下,拉过周泽楷的手,慢条斯理的一根根玩过去,最后全部包在自己的手心里:“叫他肥崽是为了让他有动力减肥学会翻身啊,不然白瞎了他爷爷给他翻了一本字典才取出来的好名字”

 

周泽楷:“……哦”可是娃娃他又听不懂,你叫了也没什么用呀。

 

见孩子他爸同意了,黄少天便对着周肥崽故意吓唬:“听到了吗,宝宝你要学不会翻身还很爱吃的话,那爸爸妈妈就叫你周肥崽了啊”

 

听不懂的周肥崽眨巴着大圆眼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一把埋进了周泽楷的脖颈里。

 

周泽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挺喜欢的样子?周泽楷第一次对自己的傻白甜儿子产生了一股深深的忧愁。


我儿子的审美好像有问题,就是不知是天生的还是被他妈带坏的。

 

05

 

殿中严禁香火,香客敬香参拜得在大殿外,露天摆放的香炉香火旺盛,白色的浓烟升腾飞起,而后又很快扩散在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黄少天逗着又重新回到他怀里的胖娃娃抬头对着周泽楷道:“来都来了,去拜拜吧”

 

周泽楷:“好,你去吧,我抱着”

 

黄少天:“我马上回来”

 

他没问也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不想一起进去,毕竟孩子还太小什么也不懂,就怕无意坏了规矩冒犯了菩萨。还是待在外头好,反正是一家人,谁去都行的。

 

殿内菩萨宝像端庄,慈眉善目。

 

黄少天敛去往日的嬉笑,严肃正经的认真跪拜。

 

不求别的,只求家人身体健康,平安顺畅。

 

心诚则灵。

 

下午过一点,他们从寺庙的另一个门口出来,中午吃的斋饭。黄少天从背包里摸出一个橘子,想着待会下山再去吃点肉,斋饭太素,吃不习惯没吃饱。他把橘子皮仔细收好等着待会找垃圾桶。第一瓣橘子照旧给了周泽楷,至于那个胖娃娃啊,没的吃。

 

出来的这个门口能看到先前走过的石桥,底下也是苔藓丛生,石桥镶嵌在翠翠郁郁中,从这角度看过去,一晃神,好像就能越过千年的时光看到当年人来人往的繁华。

 

只不过日月变迁,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流逝。

 

桥还是当年的桥,人却再也不是当年的人。

 

周泽楷把黄少天挂在嘴角的橘络拿下来,黄少天又笑着喂了他一瓣橘子。

 

这橘子真甜。

 

黄少天:“下山咯,等回家我们就去学翻身,学会了就学站立,站立也会了就学走路,过年那会估计就会走会跑了。这么一安排,宝宝这几个月你要很忙了啊,还有减肥不准忘了,忘了就让你爸爸打你小屁股,还不给你奶喝,不对,你本来就是要减肥的人吃什么吃”

 

周泽楷:“……嗯”让一个奶大的娃娃减肥真的现实吗?

 

胖娃娃眨眨眼:“啊”

 

黄少天:“你啊了那就代表你同意了,不准反悔啊,我们家没有说话不算话的孩子,对了,周泽楷,等他学会走路了,我们再来这里吧,到时候不抱他,让他自己走”

 

周泽楷:“好”

 

到时候也再来喝同一杯奶茶,吃同一个橘子吧。缠缠绵绵,甜甜蜜蜜,你中有我,我中也有你。

 

还有个胖娃娃,满足了。

 

余生也请多指教啦。

 

 

End


评论(13)
热度(82)

© 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